“五一”长假我和女朋友去了趟西藏,适逢冠军杯两场半决赛开打,开始还担心在看不到。去了才发现和在广州没什么区别,不管是冠军杯还是火箭,想看什么就可以看什么。只是后来觉得花这么多钱来看电视比较可笑,同时因为高原反应不敢半夜太折腾,所以老老实实看完“快乐男声”就睡觉了。

1968年巴黎革命“红五月”的概念在体育领域借尸还魂了,每到各大联赛收官、冠军杯决战的时节,体育媒体上到处充斥着这个词。不过看着足球直播长大的一代,他们知道利物浦在伊斯坦布尔球场的大逆转,却不知道当年巴黎大的街垒战;革命的反叛激情已经蜕变成全球化的娱乐冲动,1968年的革命偶像3M(马克思、、马尔库塞)已经远离媒体的视野,3G时代,现在全球媒体关注的是体育娱乐偶像3R(大罗、小罗、C罗)。

今年的红五月格外红,楼市红,股市红,部分不炒楼也不炒股的同学也尽可以大看电视,几大联赛争冠形势犬牙交错,连火箭都进季后赛了。作为一个混在广州的球迷,我自然最关注英超了,除了随大流之外,还有一个特别的理由是,下赛季,我们再也不能躺在沙发上看免费的英超了。

英超好看,那是人家功课做得足,除了明星多八卦多外,相差8个时区,吃完晚饭就能看直播,这说明英足总充分考虑到了亚洲市场的需求。西甲虽然好看,但是西班牙群众习惯沟完女吃完消夜再进体育场去爽,一浪漫起来就忘了赚钱。这年头,全世界公认的最有经济活力的金砖四国(BRIC:Brazil巴西、Russia俄罗斯、India印度、China中国)有两个半在亚洲,自绝于亚洲人民,西甲赚不到电视转播费也是活该。

虽然如此,但是我还是对下赛季收费英超的前景不看好,有免费的西甲意甲德甲摆在那里,我们对英超的感情有多么坚贞实在难讲。英超是有激情,但是如果激情需要用到金钱的话,一切就另说了。每次看见美国参议院拿着中国盗版统计资料在振振有辞地说造成了多大的损失,我就觉得好笑。他们不知道,一旦没有了近乎免费的盗版,那些支付了高昂学费的中国学生宁可一夜倒退回到石器时代,也不会去花巨资购置软件的。也别拿英国没有免费的英超转播来说事,英国是有名的高福利国家,失业工人的救济金比中国劳动者的工资高多了,我们虽然穷一点,但是并非没有经济理性。

17年前,NBA总裁大卫·斯特恩大叔为了给CCTV送温暖,拿着录像带在北京的寒风中等了一个小时。17年过去了,总冠军戒指和选秀状元中国人都有了,但是NBA还不敢收费。与全球最市场经济的国家中最富有的赛事相比,15年前才诞生的英超就显得太急功近利了。

据说今年,金砖四国中的俄罗斯英超转播差点也收费了,球迷收看有线元,比传说中天盛的收费还要贵一倍。结果惊动了俄罗斯总统普京,据说普京叔叔也是个球迷,他对传媒寡头们进行了耐心的教育,批评了这种收费的行为。迫使卫星电视台继续免费直播英超。《嫁人要嫁普京这样的人》,这首歌唱得真是没错。

普京虽好,但是他不会再连任总统了,再见,普京。俄罗斯球迷今后能不能看免费英超还是个谜。

我们没有普京,但是我们有手里的遥控器,在注意力经济盛行的时代,体育和娱乐追求的就是关注度。亨利、C罗和飞轮海、张韶涵、超女、快男一样,占领的都是粉丝。如果失去了亨利,我们还有小罗、卡卡,还有我GF的最爱诺维茨基、纳什,我看不出生活质量会有什么改变,所以——再见,英超。